業界資訊
  法律問答
  您目前的位置:首頁 >> 法律動態 >> 業界資訊
 
業內人士:國家賠償法修改須解決"權力制衡"問題
發布時間:2008-10-31
新聞快讀

施行了十幾年的國家賠償法在實踐中存在著“不適”癥狀,近年來越來越明顯。一些法律界人士告訴記者,要想有效化解國家賠償中存在的這些弊端,必須解決好“權力制衡”和“經費保障”兩大基礎性問題,而這正是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審議的國家賠償法修正案草案最為惹人關注之處。

□在整個國家賠償中都需要貫徹權力制衡理念

□對當事人來說國家是整體不是誰有錯誰支付

焦振生這些天來格外關注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審議的國家賠償法修正案草案。記者發現,作為一名親身體驗過國家賠償過程的當事人,焦振生關注得很具體,也很“專業”?!爸氯司袼鷙Α斐裳現睪蠊?,應當支付相應的精神損害撫慰金”;“賠償請求人和賠償義務機關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應當提供證據”,在草案的這些規定下面,焦振生特意用筆作上了記號。

焦振生是河北省秦皇島市較早發現內蒙古萬里大造林公司設下投資陷阱的人。2006年年底,萬里大造林公司迫于輿論壓力,同意給焦振生等少數幾位投資者退還投資款,還拿出25萬元作為給焦振生的賠償。25萬元賠償款剛剛拿到手,焦振生便進了看守所。告他的正是萬里大造林公司,理由是“敲詐勒索”。因犯罪事實不清,2007年12月,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區檢察院作出了對焦振生不予起訴的決定。從2007年5月8日被送進看守所到同年12月14日獲釋,焦振生整整被羈押了219天。
  
此后,焦振生開始了艱難的索賠之路。從2008年1月8日遞交國家賠償申請開始,一直到9月底,焦振生走出看守所大門近300天后,終于拿到了國家賠償金。手拿21748.89元國家賠償金,年逾古稀的焦振生說不清心里到底是個啥滋味:心酸?是啊,被錯誤羈押219天與拿到的兩萬多元國家賠償金之間,總也劃不出個等號。高興?確實,比起那些歷經漫長維權之路還得不到國家賠償的人來說,夠“幸運”了。
  
焦振生公開表示,會繼續用法律武器為自己討公道,因為他相信法律。最高人民法院國家賠償辦公室主任劉志新曾感慨:“當一個合法權益受到侵犯的老百姓拿到國家賠償金后,那種悲喜交集的情感是難以形容的;那種對法律信任的恢復、對黨和政府信任的恢復的情景是引人深思的;那種在廣大人民群眾中產生的社會效果是難以估量的?!?BR>  
山東省一位人大代表談及國家賠償時也曾這樣說:“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或難以保證絕對不發生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侵犯公民權利的事件,關鍵在于公民權利在受到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的侵犯后是否能夠得到及時有效的恢復?!?/P>

記者發現,施行了十幾年的國家賠償法門檻高、標準低、范圍窄、程序亂等等“不適”癥狀,近年來越來越明顯,也使得人們對這部法律的修訂寄予了更高的期望。

今天,一些法律界人士告訴記者,要想有效化解國家賠償中存在的問題,必須解決好權力制衡和經費保障兩大基礎性問題,而這正是此次國家賠償法修正案草案的兩個最大亮點。

建立強有力外部監督制衡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李適時在十一屆人大五次會議上指出:“一些地方和部門提出:實踐中,一些被要求賠償的機關以各種理由不確認或對確認申請拖延不辦,申請人向其上一級機關申訴又往往行不通。按照法律規定,確認不了違法侵權,就跨入不了賠償的門檻。因此,這次國家賠償法修正案草案明確規定,對于賠償義務機關不予賠償的,賠償請求人有權向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申請賠償?!薄罷餼偷扔諫ǔ斯遺獬ヂ飛系牡諞恢煥孤坊?,極大地方便了賠償請求人,也充分體現了以權力制約權力、強化外部監督制約的思想?!敝醒胨痙ň傺г航淌詰災卸鈑懈寫サ廝?。
  
北京律師劉志洪認為,在整個國家賠償中都需要貫徹權力制衡理念,從而徹底解決國家賠償難的問題。
  
據劉志洪介紹,我國的國家賠償委員會設在法院,而法院自己也是賠償義務機關,而且是賠償大戶,法院不僅要對自己錯誤的刑事判決進行賠償,而且要對民事行政訴訟中的違法查封、違法執行等進行賠償。特別是近年來,個別地方法院亂查封、亂執行情況時有發生,對當事人利益損害極大,比如有些執行人員與評估人員、拍賣人員相互勾結,低價賤賣被執行人財產,對于這些行為,法律明確規定要賠償,但是如果法院不賠償,誰來管?
  
記者查閱了國家賠償法第二十一條,這條的第二款明確規定:“賠償義務機關是人民法院的,賠償請求人可以依照前款規定向其上一級人民法院賠償委員會申請作出賠償決定?!?BR>  
全國律師協會憲法與人權委員會主任吳革坦言:“這也是一種監督制衡,但它是內部的,難免出現自己人管自己人的問題。如果沒有強有力的外部監督制約,對賠償請求人是很不利的?!?BR>  
那么,如何建立對法院賠償的外部監督制約呢?吳革認為,需要引入檢察機關的法律監督。檢察機關是法律監督機關,其監督的專業性、權威性、有效性是其他監督難以比擬的。監督的方式主要是提出糾正意見,要求上級賠償委員會重新審查作出決定。吳革強調說,檢察機關進行司法賠償監督,一定要運用自己的調查權,只有在調查核實有關的違法事實的基礎上,才能提出有力的糾正意見。

從根本上解決賠償經費難題

據最高人民檢察院透露,自國家賠償法施行至今,依據歷年統計數據分析,從總的趨勢觀察,全國檢察機關受理有關國家賠償的申請和決定賠償案件的數量在上升,在經歷了兩次增長高峰后又趨于回落。
  
記者得知,全國檢察機關受理的國家賠償申請和決定賠償案件的數量,在1998年至1999年間出現了第一次高峰。權威人士分析認為,究其原因,是由于修改后的刑法、刑事訴訟法剛開始施行,一批被收容審查人員的案件得到集中處理后,經人民法院宣判無罪和經人民檢察院審查后不起訴案件的數量呈現出較快上升,賠償案件由此“激增”;2003年至2004年出現了第二次高峰,源于全國檢察機關開展了清理糾正超期羈押的專項活動,一批被超期羈押人員因此提出賠償申請。
  
2006年10月30日,時任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賈春旺在向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匯報開展規范執法行為專項整改的情況時專門提到:“2006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對近年來全國檢察機關國家賠償案件進行了全面清理,作出賠償決定而未執行的549件,通過督促協調,目前已執行515件,執行金額2045萬元?!?BR>  
據記者了解,為了兌付這些賠償決定,一些省級檢察院檢察長親自出面,找有關部門協調、督促解決,有些基層檢察院采取扣發干警工資或者其他集資方式,還有些甚至采取借款的方式籌集經費。
  
最高人民檢察院一位部門負責人向記者回顧2006年“清理落實未執行賠償決定專項活動”時感慨道:“國家賠償難的重要原因就在于缺乏經費保障?!?BR>  
據專業人士分析,國家賠償法頒布實施后,國務院于1995年1月25日頒布了《國家賠償費用管理辦法》,其中規定,國家賠償費用應列入各級財政預算。按照相關規定,檢察機關在作出賠償決定后應先行墊付,再申請核撥。但事實是,大部分中西部地區包括部分東部地區的地方財政,并未將國家賠償費用列入財政預算,檢察機關自身經費無力墊付。尤其是在國家財政體制改革后,各單位不允許有自留資金,實行陽光工資,單位更是無法墊付。
  
記者了解到,在現實中,有些是賠償義務機關墊付不了,有些是墊付后財政部門不予核銷,結果對老百姓來講,都是拿到賠償決定實際上卻拿不到錢。
  
最高檢的這位部門負責人說,雖然國家賠償法規定各級財政要留出這方面預算,但是實際上基層財政沒留,有時是等到年底時從預算備用金拿出,還有的地方,財政部門說“這是你司法機關辦錯案,憑什么要我們財政拿這個錢”,不愿意拿的后果是導致了”法律白條“的產生。
  
一位消息靈通人士告訴記者,賠償經費能否落實是全國人大修訂國家賠償法討論中公認的大問題,也是亟需解決的關鍵問題。討論的意向趨同——只要作出賠償決定,不管是賠償義務機關作出的,還是賠償委員會作出的決定,賠償義務機關應該在7日內向財政部門提出支付申請。財政部門應當在收到支付申請之日起15日內支付賠償金。
  
如此修改與以往國家賠償法的規定有什么不同呢?
  
記者向一位法律實務界人士請教,得到的回答是:“原來沒有這項規定。如果現在法律規定財政部門在15天之內支付,容不得你說有沒有預算、有錢沒錢,反正你得在15天內把錢給申請人,因為你代表的是國家。我認為這是解決國家賠償難最核心的修改內容,體現了由單位賠償變成真正意義上的國家賠償?!?BR>  
據了解,目前,我國的國家財政采取的是分級分灶體制,比如:中央做了預算,但不管縣級財政,省市也不管縣這一級。但大量的案件集中在基層,錯案也相對集中在基層,但是基層財政很苦,沒錢,有句話叫做“中央財政喜氣洋洋,省市財政勉勉強強,縣鄉財政哭爹喊娘”,根本沒有進行國家賠償的能力。這就導致真正用于國家賠償的經費不足。因此,不少學者和部門都建議設立國家賠償基金,由中央和地方幾級財政出錢,共同設立,統一使用,徹底解決經費保障不足的問題。
  
這位人士補充說:“對當事人來說,國家是一個整體,不是誰有錯誰支付,如果這樣就沒必要進行國家賠償了?!?/P>

關于我們 | 紐思達論壇 | 聯系方式 | 設為首頁
版權所有 上海紐思達律師事務所 Copyright © 2008 NEW STAR LAW OFFICES
地址:上海市徐匯區蒲匯塘路11號博大大廈705室 電話:(8621) 34241002 34241005
傳真:(8621)64698970 欢乐斗地主积分欢乐豆